墨染未央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杀破狼/长顾】年龄操作

年龄操作,长庚比顾昀大十岁。
准确来说整个皇室都往上调了十八岁
什么苦难都没有!我就是要所有人把顾十六宠到天上去!没有乌尔骨没有玄铁营事变的那种!
ready?go!

顾昀五岁那年告别了一起穿开裆裤的小伙伴沈易,被不靠谱的爹娘带去了西北吃沙子。七岁那年终于回了朝思暮想的京城,深呼吸了一口京城的空气,浑身的纨绔劲儿又冒了出来。毕竟西北实在是无聊的很,只能以欺负那些新兵和坑父亲为乐,老兵和将领是不敢碰的,毕竟看上去有些凶神恶煞,看着就怵。为此那些将军委实遗憾了一把,但又不懂怎么哄孩子,只得作罢。

还没到自己家门口,便见一辆颇为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马车迎面而来,停在了自己家隔壁——新建的雁王府门口。雁王喜静,京城虽大但也有限,没几块清静地方,只得闹中取静,选了安定候府的隔壁。杀神的地盘正常人是不太敢靠近的,主人也常常不在,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雁王不像他那刚愎自用的大哥和野心勃勃的二哥,甚至不像他那温柔谦逊的三哥。自小就颇为沉稳,同时也与世无争。元和帝看出他不想掺合宫廷里的明争暗斗,甚至想去江湖看看,便不束缚他,早几年给他建了王府任他浪去了。

雁王颇为英俊,虽是少年却已能看出日后是如何丰神俊朗,迷倒众生了。顾昀看着有些心痒,想“结交”一番。否则身边朋友都是些沈易这样的穷酸相也忒寒碜。于是艺高人胆大的顾昀当晚就翻墙进了隔壁的院子。

毕竟皇室的住宅,必定比安定侯府那表面光鲜内里穷酸的不一样,处处可见奢靡,然而顾昀压根没心思细看那些精细物件,因为他正和准备练剑的雁王殿下大眼瞪小眼。

深谙兵法的顾昀决定先发制人:“我叫十六!就住在隔壁。漂亮哥哥你叫什么呀?”

喊人还要加个形容词拍个马屁,可见日后撩人功力深厚是有基础的。

“……李旻。”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小安定候,一向不愿意与世家臣子有牵扯的雁王殿下莫名其妙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还预“攀谈”一番的顾昀被隔壁老侯爷一声暴喝:“个小兔崽子又跑哪去了!?”吓得一个机灵,连忙再次翻上墙,留了一句“我明天再来找你玩”就跑了。

雁王殿下一句“小心”还没说出口那人小鬼大的便以消失无踪,可见这种勾当干的委实不少。

夜里顾昀日常纠缠着长公主,只是这次不要听故事了,要听她讲讲隔壁的漂亮哥哥,谁知雁王殿下深居简出惯了,长公主又常年不在京城,只说了一句:“说起来你还是他叔叔呢。”然后顾昀就被老侯爷以“你也大了该自己睡了”为由扔到了刚收拾好的一间卧室。

顾昀摸了摸摔疼的屁股,暗骂了一句“你都那么大了不还赖着我娘”,却罕见的没闹腾,而是选择养好精神明天去会会他侄子。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雁王殿下刚出了卧房门便被只穿着亵衣耷拉着鞋的小安定候吓了个措手不及。

那小孩儿叉着腰,趾高气昂地喊:“叫叔叔!”

最后达成协议,雁王殿下平时不用喊比他小十岁的小豆丁“叔叔”,而作为代价告诉了他除了父母和三哥没人喊过的小名:长庚。

评论 ( 19 )
热度 ( 283 )

© 墨染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