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未央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杀破狼/长顾】年龄操作(二)

这么多人喜欢呀,受宠若惊( '▿ ' )
只好放存稿了,本来打算拖几天来着。
就只是些脑洞,没什么细致描写,大家看个开心就行,放假以后可能细化一下。
本章顾帅开始皮。
他求婚了。(×)

另外补个设定
现在顾昀七岁
长庚十七
李晏二十五(按原本和顾昀同龄算)
李丰三十五(按原本比顾昀大十岁算)
元和帝五十五(按二十岁生长子算)
大事情都是按顾昀的时间线算的,所以要给元和帝续个十八年的命……
长庚的娘私设成一个普通的胡人贵族,不然我实在诹不出来北蛮才刚搞事神女还没被献上来长庚就已经这么大了……

1.顾昀和长庚很快便混熟了,主要归功于顾昀的自来熟。说也奇怪,一向不怎么爱搭理人的雁王殿下非常宠这孩子。

元和帝一时兴起,叫了家里人和顾家三口摆了场家宴。顾昀和李晏久别重逢聊的天昏地暗,长庚在一旁忍不住想:好嘛,感情他跟谁都这热乎劲儿啊。

元和帝三杯酒上头就有些多话,尤其是看到他远房表弟那粉雕玉琢的小脸。啧啧道:“嘿呀长的真是俊俏啊,看看这桃花眼这朱砂痣!哪家姑娘配的上我们小十六哟?要门当户对,相貌也得配得上啊!”

一群大人和少年都颇为赞同。顾昀长的好看是昧着良心都否认不了的事实。

长庚强忍着把“父皇觉得我怎么样”给咽了下去。

谁知那人小鬼大的倒把筷子一扔,脆生生的说:“有人选啊!”

然后深情款款的拉起长庚的手,老神在在地表白:“你愿意等我长大后
与我强强联手,珠联璧合,同仇敌忾,比翼双飞,喜结连理吗?”

这小屁孩什么都知道点儿,又混沌着区分不开,只得把自己知道的表示“一起”的词一股脑儿全抖了出来。

顾慎在一旁脸都绿了,在谁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低吼一声:“小兔崽子你胡说什么呢!?”

顾昀一派不屑:“我就看上我娘和长庚这两张脸了,你难道肯把我娘让给我?还是白瞎了我这么好看的脸将就着忍受你这样的凡夫俗子的皮相?我跟你讲啊我娘受得了我可不……”

仗着这是宫宴老侯爷不方便跟他动手,顾昀愈发肆无忌惮,甚至没发现这一句话把除了他娘和长庚以外的所有人得罪了个遍。好死不死当着所有人的面跟长庚“求婚”。还好大家都当他童言无忌没人和他计较,甚至想看这父子俩还能作出什么妖来。

长庚一把把他护在怀里,低声说了句,“好啊。”

顾昀本正得意,猝不及防被一口气吹酥了耳后根,后知后觉地想:我刚刚说了什么来着?

2.西北最近事比较多,老侯爷和长公主陪着顾昀过完生日便又要走。到底是心疼孩子跟着他们吃沙子,临走前把他托付给了老仆们照顾,还特地请雁王殿下多看着管着他点。

谁知这雁王殿下自宫宴后便彻底把顾昀当自己人了,比那些老仆还惯着他。

门外刮着风,眼看又是一场大雪。长庚埋首于一堆典籍中,他不喜欢把事情拖着,不处理完坚决不休息。

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家仆这种时间都不会来打扰,那便只可能是顾昀。可他不该早已睡下了吗?

连忙开门,果然是那不让人省心的小混蛋。他只穿了亵衣,应该是刚从床上爬下来。鼻子已经冻的通红,正在流鼻涕。

忙把人抱进来塞进被窝,关门隔开漫天飞雪。长庚声音带着怒意:“这么冷又这么晚了,你就穿成这样过来找我?”

“我怕你冷嘛,特意来给你暖被窝……”看来是冷的受不了了,来找人型火炉来了。

“屋里没炭盆吗?”

“我怎么知道你屋里有没有!所以才来检查一下!”还死鸭子嘴硬呢。

“我说的是你屋里。”

被发现真相的小孩有些颓废,委屈巴巴地说:“熄掉了……”

果然。“怎么不找人重新点?”

“他们都睡了呀!”①

“为什么不穿好衣服再过来?”

“衣服也是冷的,还不如赶紧跑过来呢……”

“你怎么知道我还没睡?”

“我趴在墙头看到你灯还亮着。”还好积雪已融的差不多了,新雪还没下,不然一手冻疮怕是免不了了。

“那如果我也睡了呢?”

“回去呀。”回那个冰冷的被窝里。

雁王想,都说小安定候没心没肺,明明懂事的让人心惊。自己再委屈都不能麻烦别人。

“还不睡吗?”

“来了。”

一向当日事当日毕的雁王殿下第一次破了例,去给他的小十六当人型火炉。②

3.第二天清早,去给小侯爷送早饭的老仆发现人没了,吓的差点去了半条命。而后全府出动找那不省心的小祖宗。

正着急呢,雁王殿下一脚迈进来,老管家连忙上去迎:“殿下,小侯爷他不见了,我们正在找呢……”

长庚愣了愣,忙说:“哦……他在我那,我来给他拿衣服。”

“啊?这……小侯爷昨天还在府里呢,我亲眼看着他睡的呀!”

“哦,昨天火炉熄了,冷的受不了,就跑我那去了。不打紧。”

“嘿呀真是麻烦殿下了,怎么也没个人守夜呢!把小侯爷冻着怎么办!?”

“没事,我派人熬了冰糖雪梨和姜汤,给他驱驱寒。他的衣服都收拾好我带走吧,以后他就住我那,也有人照顾。”

“怎么能这么麻烦殿下呢,照顾小侯爷是我们的职责啊!”

“真没事——我看着他我也安心些。长公主临走前也拜托过我照顾他,不碍事的。”

“那成吧!小侯爷就拜托殿下了,小侯爷还有些小毛病,劳烦殿下多担待。”

“有些毛病才可爱嘛,不然铁傀儡有什么区别?”

长庚接过老仆收拾好的衣服,顺手又带走了几件顾昀常用的小东西。

老管家刚要感叹雁王殿下人美心善,便听他说:“那墙拆掉一截修个拱门吧,他老爬墙也怪累的。”

这哪只心善啊!简直体贴的像个情人了!

①看小说看到长庚他们刚到侯府,顾昀说家里几个老仆年纪大了,多担待,别和他们着急。真的被感动到了,我觉得这样的人小时候调皮但一定也很懂事。
②我其实想的是童养媳×毕竟1里面已经当着所有家长的面私定终身了×但是觉得“童养媳”“私定终身的未婚妻”都没有“他的小十六”可爱。

评论 ( 6 )
热度 ( 219 )

© 墨染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