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未央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杀破狼/长顾】年龄操作(三)

私设如山
长庚(17)×顾昀(7)
没有乌尔骨没有玄铁营事变
大家一起宠顾帅

1.顾慎刚从西北回来,就气的差点冒烟。

他儿子给人家先生下药,差点害死人家。

长公主更是眼不见为净,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由着顾慎教训儿子。

顾昀躲在长庚背后,一边哭一边抖。

顾慎见他这样更加怒不可遏,暴喝一声:“你别躲在四殿下后面!像什么样子!你自己说说你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啊!?还没上战场杀几个北蛮贼子呢倒学会在京城草菅人命了!人家先生天天教你这种小兔崽子还没喊累呢你有什么不满的?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东西!出来!”

长庚听得也有些发怵,知道顾慎这是真生气了,顾昀怕是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索性决定自己去以看管不力为由代他受这一遭。

一句“真出了什么事我替他偿命”已经到了嗓子眼。

顾昀却拉住了他。

他声音小小的,带着刚哭过的颤抖,话却坚定的很:“……我自己去挨罚。本来就是我的错,你别往自己身上揽。”

长庚就站在旁边,看着顾昀被顾慎用那把鸡毛掸子打的背后血肉模糊,却咬着牙不叫出声来,双手捏成拳抵在跪着的腿上,整个人都在颤抖。

他自己也在颤,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他抱回床上去的,只记得他只能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却还扭头对他笑,说:“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第二天,雁王殿下下了朝便带着最好的太医去了那先生家,问了些事,确认再没大碍后留了很多财宝做补偿,并要求他们不要再声张。

2.还是有人听到了风声,几个财迷心窍的为了那点补偿心一横一瓶泻药下了肚,待半死不活就去安定侯府讨说法,纷纷指认是小安定候干的。

顾慎气的快背过去了。把还只能趴着的顾昀拎起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顾昀好不容易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即脸色一白:“我没有!真的只有那一次!”

“有一就有二!不然人家都赶着来干什么?你现在说不是你干的谁信!?”

顾昀又开始发抖,这次是被气的。他声嘶力竭的喊:“我说不是我就不是我!你滚!滚啊呜呜呜呜……”一边喊还一边推,眼看就要摔下来。

匆匆赶来的长庚一个健步上前,一把抱住他,好生安慰道:“没事没事,我相信你……”

顾慎气打不过一出来,话也不客气起来:“殿下,您是不是太宠他了些?恕我直言,这样溺爱可教不出什么正人君子来!难道要看着他草菅人命吗!”

平白受此冤枉的顾昀大哭,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长庚拍拍他的背,抚着他的头发,转身与顾慎讲道理:“那先生说了,十六药加多了曾要他不要喝,只是他没听,以为是什么把戏。那日正好是您和公主预计到府之日,十六只是想早点回来给您和公主一个惊喜罢了。王伯说十六曾关照过要煮三碗面,只是第二天已经不能吃了,但先生的家人已经上了门,才没能告知你们。”

他顿了顿,补充道:“那天十六等了你们很久。”

“至于外面那些人——”

他抱着顾昀出了侯府门:“几位是来讨说法的?”

那些人仗着人多“有理”,又不认识雁王和小侯爷,便承认道:“是啊!”“小侯爷忒过分了些。”

“顾昀的先生都是我亲自挑选的,各位看上去倒面生的很。况且他身边有我安排的暗卫,他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我都知道。几位若是为了赔偿而来,还是请回吧,这里没有你们要的冤大头。”

一旁的顾慎想摸摸顾昀的头,却被他赌气般的躲开了。小孩儿撅着嘴,给了他一个倔强的背影:我没怪你,但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3.“你……咳……”
哭久了的嗓子有点受不住他说话,当场给他下绊子。

长庚倒了杯水,不怎么熟练地伺候着他喝:“慢慢说,不着急。”

顾昀扒掉他的手,自己抱着杯子喝了两口缓了缓:“……你派人跟踪我?”

秋后算账来了。
“那个……主要是为了保护你。”

“你派人跟踪我。”

“……嗯。”
完了,真生气了。

“我要罚你。”

“好。”

“明天有集市。你要带我去。”

“好。”

“还要请我吃肉。”
这也忒没追求了些……

“好。”

“就我们两个人,不许带暗卫。”

轻轻的吻落在顾昀额头上“好。”

简直求之不得。

从此顾昀得到了对付长庚的办法:确定他能接受,并酌情得寸进尺。
不过长庚在他那一向没什么底线就是了。

TBC(之前都没加是我傻了)
来唠唠嗑
顾昀第一次哭是因为他有点怕自己真的背上一条人命,以及自己让母亲失望了。
被打的时候没哭。还是很坚强的。
第二次哭是被冤枉的时候。真的亲身体验,被打的时候再疼都能忍住,但是被最亲的人冤枉的时候真的难受到忍不住要哭。
和顾慎吵架那段是我和我妈吵架原话×
这段我也不想写啊,可是原著讲顾帅小时候的事就那么点,不写总觉得少了什么。
就当早死早超生吧。
下章爆甜!!!

评论 ( 13 )
热度 ( 197 )

© 墨染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