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未央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杀破狼/长顾】年龄操作(四)

私设如山
长庚(17)×顾昀(7)
没有乌尔骨没有玄铁营事变
大家一起宠顾帅
五二零不发糖,人干事!?

长庚现在很焦虑。
他把顾昀弄没了。
虽然他知道顾昀是故意的。

雁王殿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人一醒就带着他去了集市。果然只有他们两个人,马车都没乘,直接一路抱着走过去的。

已经近午,长庚吃过早饭但怀里的小祖宗还饿着呢。长庚便决定先兑现请他吃肉的诺言,带他去了香云阁,进了包间,点了一份皮蛋瘦肉粥。
顾昀期待的看着他。
然后长庚就摆摆手让跑堂小厮走了。

顾昀满脸的难以置信,整个人都在控诉:你骗我!

长庚轻声细语的哄:伤还没好全,不能吃大鱼大肉,等伤好全了我再给你补一顿好不好?

顾昀权衡了一番,还是决定顺着他一次,内心恶狠狠地想:到时候看我不坑死你!

于是期待了一晚上的顾昀只吃到了一碗粥,委屈巴巴地出了盛名享誉京城的香云阁。

还好集市上多的是小零嘴,一个个还倍儿香。
可惜顾昀嘴刁。
甜的不吃,酸的不吃,臭的不吃,苦的更是一点都尝不得。酸甜苦辣去了仨,只剩下个辣,然而老太医千叮咛万嘱咐:小侯爷的伤忌辛辣。

惨绝人寰。

顾昀看着满市集的小吃,不是不想吃就是不让吃,只能闻个香,加上中午被套路了一把,整个人大写的生无可恋。

过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吵着说:“我要吃起鸢楼的小黄鱼!”
“油炸的,不行。”

好不容易有了胃口的顾昀开始晃长庚的袖子耍赖撒娇:“我就吃两条嘛,剩下的都归你,好不好?我好饿啊……”

“……败给你了……”
只好转身去往起鸢楼,楼里人声鼎沸摩肩擦踵,长庚怕挤着顾昀,就在门口一棵雪松下把他放下,嘱咐道“在这等我。”
顾昀异常乖巧地点头:“好的,你放心!”
能放心才有鬼……

长庚去给他排队,一扭头,那小祖宗果然不见了。

顾昀也很焦虑。
他没带够钱。
堂堂安定候唯一的儿子,整个皇室的心头肉,雁王殿下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宝贝,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会囊中羞涩的,日后也没见他少过酒钱,更何况现在他还没那不良嗜好。

但问题是这不是他的衣服。

长庚为了让他玩的尽兴,特地准备了两套平民的衣服,放在口袋里的银两自然也跟着衣服离开了他。

虽然他有所准备带了一点,但居然不够。
谁知道这一根小簪子这么贵啊!

他把长庚支开后一个闪身就进了一家珠宝首饰店,指名道姓地要买男用发簪。
并且看上了一支祥云样式的,然后就被价格吓懵了。
什么玩意儿?这么个小东西这么贵?
来来来小侯爷你清醒一点,你平时臭美带的那些东西比这个贵不知道多少。

老板娘看他可爱,估摸着是送人,便套话道:“小朋友买着送人啊?”
顾昀还在纠结着怎么办,也就敷衍一声:“嗯。”
“送给小姑娘么?这可是男用的哦?”
“不,送我侄子。”而且他一会儿就要杀过来了。
“……”这天聊不下去。

老板娘刚想要不就当付聊天费把这簪子打个折卖给这可爱得不行的小朋友的时候,
顾昀突然眼前一亮,拖长了声音喊:“沈季平——”

无辜的沈易一个趔趄,然后就被连蒙带骗坑走了本就不多的零花钱,欲哭无泪。

终于买到簪子的顾昀美滋滋地回了雪松下,很好,长庚还没回来,一切都很完美——“你去哪了?”才怪。

顾昀不答,而是献宝似的把簪子举给他看,恨不能戳他眼睛里。
“好看吗!”
“好看。送给长公主的么?这是男款,可能不太合适……”
“才不是呢!”
“你自己带么?你还小……”
“也不是!”
“给季平的?”
“不是!”
长庚把所有人都猜了一遭,包括元和帝李晏顾慎等等,连王伯都没放过,最后才艰难地猜测:“给我的?”
顾昀陪着他瞎猜,这会儿终于满意了:“对呀。”

“怎么想起来给我买东西?我不缺这些的。”何况他还没及冠,平时都是简单扎个马尾,暂时用不着。

“先生上次教‘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你都给我那么多东西了,我都没送过你什么,怎么‘永以为好’啊?”

顾十六突然正经起来,他掸了掸衣服,笑成最可爱的样子,右手举着那只发簪,桃花眼笑得眯起来:“这位美人,‘永以为好’吗?”

长庚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忒能撩:“当然了。”
不送也要好啊。

“真的?”
顾昀质问着,却是笑闹的语气。

“君子一言既出……”
长庚乐得陪他玩,说着让他接。

“驷马难追!”
顾昀笑着扑到了长庚怀里,还蹭了蹭他的脸。

长庚有心逗他,又说了一句:“将军一言九鼎……”

顾昀从小被叫作小将军,自然知道长庚说的将军指谁,于是想了想,没学过就自己编一个:“……战无不胜!”

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后来那支祥云簪不用的时候就一直在雁王殿下的荷包里,从没离过身。

TBC
小姐姐们,永以为好吗?

评论 ( 5 )
热度 ( 222 )

© 墨染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