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未央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杀破狼/长顾】年龄操作(五)

私设如山
长庚(17)×顾昀(7)
没有乌尔骨没有玄铁营事变
大家一起宠顾帅

顾昀最近不开心。
特别明显。
他连长庚都不理,整天一个人唉声叹气,或者把自己藏在角落,假装自己是朵蘑菇。哪有之前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样子?

长庚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摁老实了。
长庚蹙着眉,也颇不高兴:“怎么回事?”
顾昀已经三天没和他说话没冲他笑了!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顾昀宁死不屈。
长庚盯着他。
顾昀低下了头找地缝。
长庚依然盯着他。
顾昀受不住了,跟蚊子叫似的嗡嗡道:“丑……”
“嗯?”
顾昀看上去和平时并无不同,他对自己的相貌也一向自信,丑这个字怎么看都不像是他会用来形容自己的。

顾昀却再次闭紧了嘴。
长庚再次盯着他。
顾昀实在没法子了,犹犹豫豫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东西甩到了长庚手上,活像有什么深仇大恨。

长庚低头一看。
一颗门牙。
“噗……”长庚真的忍不住,但又顾及顾昀的面子,没真的笑出声来。
顾昀哀怨地看着他笑,片刻后痛苦的用手捂住了脸,倒了下去。

前几天他的门牙开始松动,他没事就舔一舔,感觉它在晃。后来一边掉了,另一边半掉不掉地挂在那里。他手欠,玩自己的门牙玩上了瘾,不时就拧一拧转一转,然后突然就把它摘下来了。
那一瞬间顾昀是蒙的。

他不是没掉过牙,但这是掉的第一颗门牙。
没了门牙怎么见人?
于是顾昀就只笑,且笑不露齿。
他也不能说话,哪怕背对着长庚都不说话。
因为他现在嗦发带轰。

“里别笑了……”
顾昀真的很想揍长庚一顿。自己都快愁死了,他倒笑得很开心。
“好……不笑了……不笑了……噗哈哈哈哈”长庚实在憋不住,一想到顾昀平时自恋的样子如今连笑都不敢,生怕暴露自己是个缺牙巴这件事,就觉得顾昀实在可爱的紧。

顾昀继续沉默,颇为哀怨地瞪着长庚,整个人生无可恋。
长庚居然嫌弃他!能忍!?
敢问小侯爷是从哪看出来他嫌弃你的?

“来,跟我说说,这几天就因为这个闹脾气啊?”好不容易忍住不笑了的长庚开始哄孩子大业。
“嗯……”顾昀贯彻能哼哼就不逼逼的原则,羞于见人似的往他怀里拱。
“这个很正常的嘛,我小时候也缺过门牙啊。我们小十六天生丽质,缺个门牙而已,过几天就长出来了,不碍事的。不气了,好不好?”长庚放低了声音,揉着顾昀的头发轻声细语的哄。顾昀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么温柔。

顾昀思量着他敢嫌弃自己就打断他的腿,也不考虑现在两人武力值的差距,沉浸在自我安慰中,真把自己说服了。
“嗯。”

然后对长庚展现了三天以来的第一个笑。
缺了的一块格外显眼。
会心一击。
长庚愣了愣,顾昀颇为不高兴:说好不嫌弃我的,怎么笑了一下就傻了?果然我不好看了就不要我了!
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顾昀当场决定离府出走,回侯府。
这到底算离家出走还是回娘家啊……

刚从长庚腿上翻下来,还没迈开两条小短腿走人,就被长庚衣领一提给拎了回去。
前功尽弃的长庚只得重新哄,睁眼说瞎话道:“我只是在想之前答应你的大餐你怕是吃不了了,怎么办而已。”
“塞嗦次不尼奥呢!”(谁说吃不了了!)
一听到大餐立马来了精神的顾昀嚎出了第一嗓子,跟之前蚊子哼哼似的完全不一样,说话带风特别明显。
“哈哈哈哈!”长庚笑的不能自理。
顾昀愣在了当场,随后恼羞成怒地从他腿上蹦下来,气势汹汹的回了侯府,临走前还怒气冲冲地冲他喊:“我不肥乃呢!泥憋管我!”(我不回来了!你别管我!)

然后十分有骨气地一天都没有理长庚。
长庚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没能哄好这小祖宗,可见确实气得狠了。

夜里长庚正焦头烂额,怀里的宝贝没了,也没想好怎么哄回来,一时对自己恨铁不成钢:让你笑!遭报应了吧!
门外却响起了一阵急促而凶狠的敲门声。
长庚一阵大喜,连忙开门。那小祖宗用桃花眼瞪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走到床榻前,自己蹬掉靴子,自觉地滚到了里边。然后继续恶狠狠地盯着他。
长庚想笑,又不敢,怕惹得这小祖宗更生气,清咳两声,带着和煦的微笑也滚上床,轻轻抱住了他。
顾昀见他识时务,终于满意了,蹭了蹭他的脖子,暗示“我不生气啦,现在你可以亲我了。”
完美接到暗示的长庚轻轻地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晚安吻。
晚安,我的小将军。

TBC
晚安。

评论 ( 9 )
热度 ( 199 )

© 墨染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