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未央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杀破狼/长顾】年龄操作(六)

私设如山
长庚(17)×顾昀(7)
没有乌尔骨没有玄铁营事变
大家一起宠顾帅

顾昀的小日子过的还是十分舒坦的,平日睡到自然醒,醒了就和铁傀儡练练剑法,耍耍那根小割风刃。等长庚回来了一起吃午饭,跟着陌森先生练练字,下午去私塾学学诗词歌赋“陶冶情操”。如果钟蝉老将军有空,就跟他学学骑射。

顾昀很喜欢长庚哄他时送给他的那些小东西,不过他还是最喜欢那根割风刃。
那时候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只会数数,还得扒着指头数。大帅纡尊降贵地坐在小板凳上给他刻名字,他还吵着再要一个“小十六”。

可惜配套的小盔甲已经穿不下了,不然可威风呢,长庚没福气,天天喊他小将军却没见过他最像将军的样子。不过迟早会见到他真的披甲上阵就是了。

私塾里的都是些世家公子,先生们也都是当代鸿儒,小纨绔们调皮捣蛋也正常,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小安定候是一般的皮吗?不,他是二般的皮。
前天浇死了某先生最宝贝的玉兰,完了还非常无辜地说“我不是故意的。”
昨天在戒尺上放了条小蛇,先生去摸戒尺的时候摸到蛇滑而冰冷的皮肤吓得把书都扔出去了。

今天讲名篇,抽查背诵的时候顾昀非常热心地给小伙伴们递答案。
没一个是对的。

教古诗的老先生摇头晃脑地抽背:“去年今日此门中?”
王家少爷抓耳挠腮,忽然听到旁边有人放低了声音偷偷教他,他暗自夸了一句“仗义!”然后对自己的耳朵颇为自信地将刚刚听到的答案大声喊了出来:“映日荷花别样红!”
罚抄五十遍。

继续抽查“飞流直下三千尺?”赵家公子是个小胖墩,还没从“晚上吃什么”这一终极难题里将自己拔出来就被问了个措手不及,啊哦呃了好一阵子。
顾昀再次使坏:“人生长恨水长东。”
小胖子很高兴小侯爷的仗义相救,约定不和他计较之前的捏脸之仇。
于是他也要抄五十遍。

接下来场面更加不可控制。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若有情死的早。”

“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吴大翻船?”

“仰天大笑出门去?”
“无人知是荔枝来……”

顾昀是最后一个,他前几次笑的够了,跃跃欲试准备当唯一一个正确回答出来的回去跟长庚炫耀。
满屋的世家公子对他的险恶用心敢怒不敢言。

“凭君莫话封侯事?”
“一片冰心在玉壶!”
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一向公平公正的先生铁面无私:“五十遍。”

顾昀用胳膊肘捅了捅沈易:“咱俩换吧?我不想抄这句。”
“咋?”沈易对着祖宗已经没脾气了,他本来会的,愣是被这小子打了个岔,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就是不想抄这句嘛,你那个笔画还多点儿,便宜你了。”

顾昀其实知道下一句是什么。
“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只是不服气。

他五岁就呆在军营,虽然没去过前线,一直呆在相对安全的后方,但也是看见了很多东西的。
比如士兵笑嘻嘻地请商队帮忙带个信,临走前还飞快地加了几笔。
比如某个斥候收到家信后腼腆的笑。
……再比如重伤之人攥着一封已经破烂的家书不甘地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过来。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玄铁营驻地有个小帐篷,里面是从死去的马身上剥下来的皮,每次有人牺牲,就取出一张来,把人裹好送进关内的小墓园下葬。 帐篷里还有一口棺材,是顾慎为自己准备的。毕竟大帅,总要体面些。
他们可以死在沙场,但必须葬在大梁。

长公主会在河边放一盏河灯,让它摇摇晃晃地载着烈士的英魂魂归故里。长公主看着那河灯漂向关内,默默地说一声:“愿诸天神魔善待我袍泽魂灵。”

这些都不避着顾昀,他迟早要懂的。
他也确实早早地懂了。

他希望等他当上大帅的时候,所有跟随他的人都能到老的举不动割风刃撑不起玄甲的时候,光荣退休,回去和乡里的孩子吹嘘自己当年跟着玄铁营统帅是如何荡平四方,战无不胜的。

而不是成为“一将功成”背后的“万骨枯”。

TBC
老兵不死,他们只是凋零。

评论 ( 21 )
热度 ( 223 )

© 墨染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