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未央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杀破狼/长顾】年龄操作(八)

私设如山。
长庚(17)×顾昀(7)
没有乌尔骨没有玄铁营事变
大家一起宠十六。
下面正文。

“我不喝!!!”顾小侯爷嘶哑的哀嚎响彻天际。

事情要从昨天说起。
顾昀刚醒就感觉到身下不是熟悉的床,连忙坐起发现身边坐着的是许久不见的李晏。
三皇子笑眯眯地捏着他的脸打趣:“睡这么久呀?皇叔几岁了呀?”
“昀昀三岁啦!”顾昀细着嗓子从善如流。
然后就看见了刚上马车的长庚。
“……嫌多。”长庚面无表情。

“这几天天热,父皇让我们去西郊景华园避避暑。”李晏为其实不怎么好奇的顾昀解惑。
“那我是不是可以不上学啦?”顾昀的重点十分歪。
“你想得美,皇兄专门带了一马车的书准备让你学呢。”长庚毫不犹豫地泼他冷水。
顾昀向李晏求证,李晏却笑眯眯地扯开了话题:“来,吃西瓜,刚从井里捞上来的。”

到了景华园,顾昀只对那点果树结的果子感兴趣,三两下就上了树,也不管熟没熟就开始摘。
两个皇子倒纡尊降贵拎了桶取了竹竿开始钓鱼。

“……皇叔再过两年就去西北了吧?”
李晏率先打破了沉默。
“嗯。”
长庚端的是四平八稳,好像完全和他没关系。
“……父皇让我提醒你,皇叔要袭的可是一品军侯,你这么护着他也不是办法。”
李晏艰难开口,他何尝不想让顾昀就那么无忧无虑地过一辈子呢?
“那就能护多久护多久。皇兄放心,我不会让他荒废了学业和练武的。”
“不是这个的问题啊……等等,长庚啊,你对皇叔,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李晏绝对算得上是目前最了解长庚的人。别的不说,长庚小时候谁都不亲,也就他时常去看两眼逗逗自己的幼弟,才在长庚那混了个眼熟,两人真正亲热起来还是等他终于懂事了的时候,而那时李晏早把他那点好恶摸清楚了。
“皇兄不如猜猜?”
谁知长庚却笑了,好整以暇地换了个姿势,眼睛都没离开过鱼凫。
“那场宫宴你不会当真了吧?皇叔他才——”

一声轻微的“咚”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不知不觉跑远了的顾昀回来了,手上抱着好些果子,跑一路掉一路。李晏连忙闭嘴。
“哎呀,扔歪了!长庚,阿晏,我摘的果子可甜啦——来吃!”说着就到了面前,手一撤就让果子掉了一地,他也不介意,捡起一个到溪里涮涮就要吃。

长庚把竹竿一扔,拍掉他往嘴里送的贱手,抽出一条手帕把那果子仔仔细细地擦了三遍才还给他。
顾昀笑嘻嘻地接过,却伸到了长庚嘴边,言下之意就是要他咬第一口。长庚一向拿他没办法,只能一边换了新手帕给他擦东一块灰西一块泥的脸,一边侧头咬了一口那红彤彤的果子。
果然甜。

一旁的李晏快瞎了。
这谁?他四弟?

顾昀终于不闹腾了,就坐在一边看他们俩钓鱼,还要想方设法地让长庚答应给他烤两条,而不是全送去煲汤。
刚动完手又要动脑,真是辛苦小侯爷了。

始终没达成目的的顾昀决定使坏。
在第无数次吓走了靠近长庚的饵的鱼后,顾昀终于心满意足不记仇了,准备去抱个西瓜来啃。

“长庚啊,你怕是要输喽!你看连皇叔都向着我!”
还没走两步,就听见李晏在打趣长庚。
长庚神色不变。
“好啊你们背着我打赌!说吧,赌了什么?”
顾昀瞬间就缩了回来,反正不管谁赢,有了好处最后都是他的,先打听打听好期待一下。
“哦,我和长庚说呀,让他把皇叔让给我,在我那住几天,他倒不肯。我俩就打赌呀,谁钓的鱼多就听谁的。当然,一切听皇叔的。皇叔若是不肯跟我走,我赢了也不做数。”
李晏话还没说完,就听“嘭”的一声,刚刚还在的顾昀已经不见了,却飞来了一条还懵着连尾巴都忘了甩的鱼。
“长庚接着!”接着又是一条。

长庚把那两条鱼摔进桶里,吓得声音都变了:“顾十六你贵庚了你!”
小溪水虽不深,但也几乎漫过了顾昀的腰。
罪魁祸首李晏也吓得不轻,说到底顾昀会下水全是因为他的一句玩笑,连忙解释:“皇叔上来吧!我开玩笑的!你要是病了长庚怕是得找我拼命呢!”
顾昀又甩上来几条鱼,一时间水花四溅。他终于满意了,在长庚准备亲自下水逮人之前趟了回来。
然后就被长庚一把抱起来送去了卧房换衣服。
明明抱着他的人很生气,小祖宗却还不老实的喊:“阿晏快数数,长庚赢了没有——”

虽然长庚第一时间命人烧了热水煮了姜汤,但顾昀还是发烧了,一碗闻着就苦的中药被送到了他床前。
于是就发生了开头那一幕。

TBC
迟了一个小时的六一贺文。
我不行了我好困啊有什么虫明天再说吧。

评论 ( 2 )
热度 ( 186 )

© 墨染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