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未央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杀破狼/长顾】大甜心和小将军(十上)

私设如山。
长庚(17)×顾昀(7)
没有乌尔骨没有玄铁营事变
大家一起宠顾帅
下面正文。

魏王要成亲了。

女方是礼部尚书家的千金,从小知书达礼,琴棋书画精通,长相也是一等一的美貌,虽比不上太子妃艳绝京城,但前来提亲的世家公子也快踏破了门槛。

礼部尚书是老来得女,对这么个女儿颇为宠爱。几个儿子在外颇有些好名声,成家立业也无须担心,但唯恐女儿不找个好人家被人欺负了去。

礼部尚书家的大儿子早早考了功名,如今已是朝中要员,上阵父子兵,明里暗里地请求元和皇帝给自家妹妹赐个好婚事。

元和对此女的美名也是有所耳闻,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索性对了八字,合适就许给了自己儿子。

魏王起初是不答应的,他总觉得大业未成,没那个闲工夫讲究儿女情长,便在吉日前设计了一场伤寒,还愣是拖着半愈不愈,吉日一过倒是好的干净利索。原本定在阳春三月的大婚就这么一拖再拖。

直到端午时,顾昀嫌弃宫宴的千篇一律,拽着长庚早早地退了,跑去看护城河上的龙舟赛。魏王也懒得听太子和几个大臣虚与委蛇,索性扔下三弟也跟着去了,正好看见随着哥哥们在河边阁楼上瞧热闹的礼部尚书家小姐,当场抢过四弟怀里抱着的小皇叔上去套近乎,搭讪手段及其庸俗,话还说不利索,时不时冷场就拿顾昀当话题,引得顾昀大发脾气,事后不得不亲自去安定候府赔罪,不幸扑了好几次空,直到三弟看不下去才得知“找小安定侯得去雁王府”这个人尽皆知的秘密。

总之这门亲事在魏王历尽磨难猴总算定下了,一套礼仪走的顺风顺水,转眼就到了另选的吉日,顾昀甚至还算是个红娘。

皇子成亲自当是举国欢庆,热闹非凡,京城每家店铺至少打五折不说,一向死气沉沉的魏王府也难得地被大红色的丝绸和喜字衬得有了人气。

从宫中走了一遭,先见过父皇皇后和母妃,得了祝福和叮嘱,魏王有点兴奋,人生四喜中“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和“金榜题名时”由于身份他是体会不到了,因此“洞房花烛夜”便承载了四倍的期待值。

但他又有点儿头疼,先不说那不太好忽悠的太子大哥和笑面虎三弟会怎么灌他,始终一副世外高人模样的四弟倒不怎么会难为他,关键就是那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及其记仇的小皇叔到底要怎么折腾他了。

顾昀确实看热闹不嫌事大,本来就谁都不怵,甚至敢在宫宴上跟四皇子表白,眼下爹娘回不来没人管着他就愈发开始放肆作妖,早早地把自己代表着安定候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成亲当日老早就在礼部尚书家等着迎亲的队伍,但好歹知道点儿礼数没闯进新娘闺房,只在门口扯着喉咙喊:“皇侄媳放心,有皇叔罩着你呢,有我在,肯定多骗那小子点儿给你多攒点私房钱!”

果不其然,等他折腾完,吉时也快到了,几个红娘没了用武之地,颇为扫兴地放弃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名正言顺欺负王爷的机会,赶紧给明艳动人的新娘盖上了盖头,门缝里却滑进来几个红包,不用说都知道里面揣着银票。“皇侄媳收好啊!”

哒哒哒的一阵脚步声,顾小侯爷转眼就又溜到了尚书府大门,被作为弟弟前来陪着迎亲的四皇子长庚拦腰抱起,他还挺得瑟:“怎么样?他皇叔永远是他皇叔!我不让他进门,他就别想娶到媳妇儿!”

长庚把他放上马,自己也跨上去,摸了一把他的小脑袋,摸到了满头大汗,只好掏出手帕给他擦,一边还要安抚:“对对对,顾小侯爷是什么人啊?大婚当日不让新郎进门迎亲,险些把新娘的父母急出病来的事舍你其谁啊?”

“习俗嘛!我也是红娘之一啊!我总不能进人家闺房吧,多不好意思,就把闺房门改成了大门啦!再说了,其他几个红娘没个强大后援万一被打击报复怎么办?”顾昀吸吸鼻子,又用手揩了一把汗,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之前还打死不要红娘这个职位呢……”长庚只能失笑,也不敢过多反驳他,生怕他一个不高兴自己生闷气,这大喜日子他自己也要跟着忙,没时间顾着他,气出个好歹来还不是自己心疼。

TBC
我终于填完志愿了,改个名字庆祝一下
有点短哈……
十没写完,有点长就分个上下
真的不是偷懒_(:з」∠)_
古代成亲贼麻烦,看着脑壳疼,就自己鬼扯了23333

评论 ( 7 )
热度 ( 93 )

© 墨染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